手表网

你知道,得利钟表 中国表如何实现瑞士造?

时间: 2022-12-07 18:32:00

凤岗镇,东莞市“三来一补”曾经最为集中的镇域之一。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(下称“得利钟表”)就坐落在这里。它看上去十分低调,却是国内钟表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:年产手表360多万只、瑞士名牌高端手表套件70多万只。更重要的是,它让中国手表印上“瑞士制造”。

1979年,钟表厂学徒出身的梁伟浩在香港开了自己的钟表厂。10年后,跟随港资涌入珠三角的大潮,梁伟浩来到东莞凤岗,创办了“三来一补”企业得利钟表。

虽然是代工起家,但梁伟浩不甘于只盘踞在低端制造领域。回顾得利钟表的发展路径会发现,这是一段撕掉“低端”“廉价”标签,不断蝶变的历程。

2008年,国际金融危机来袭,全球众多企业陷入危机。钟表行业也有着担忧:传统手表会不会被电子产品取代?但此时的得利钟表却逆势升级,努力在危中寻机。除了来料加工,它开始对材料、工艺进行自主研发创新。企业购置了先进的生产设备,还聘请尖端人才开发智能产品,为产品注入新元素。

“有了新元素,才会有新价格。”得利钟表总经理刘仁说。这句话在来年得到证明。靠着在危机中坚持创新升级,2009年,得利钟表订单大幅增长;2011年,与金融危机相比,企业营收上升了150%,实现逆势上扬。

而梁伟浩心中还有更大的理想,那就是让得利钟表实现“瑞士制造”。

众所周知,瑞士钟表凭借“工匠精神”,一直站在世界钟表产业的金字塔尖。梁伟浩一直将瑞士工艺作为心中标杆。得利此前也曾为瑞士品牌代工,并赢得瑞士企业的认可。但要真正让手表印上“Swiss Made(瑞士制造)”印记却并不容易。

过去,只要手表用瑞士机芯,即可称为“Swiss Made”。但据刘仁介绍,2016年瑞士颁布新法规,规定只有在瑞士当地设计、70%生产成本都在瑞士消化的钟表,才能打上“Swiss Made”标记。这让梁伟浩下定决心:去瑞士建厂。

2016年3月,在瑞士南部靠近意大利边境的卢加诺,得利通过收购设立120人的组装工厂。工厂每年可以生产组装超过50万只高档手表,当时“是唯一一家可以打‘瑞士制造’的中国制表企业”。

以瑞士建厂为契机,得利钟表为20多个瑞士品牌提供涵盖创意设计、3D工程绘图、样板研发及整套手表配件生产的一站式服务。“这样可以捆绑全球高端客户,也让我们形成了良好的口碑和名片。”刘仁说。

目前得利的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。除了代工,它也拥有自主品牌SAGA,主打中高端产品,有些手表售价过万,向国际大牌表看齐。

更重要的是,瑞士制造的那种对高品质的执着,也开始在得利钟表渗透。

在瑞士建厂后,得利拥有了一位瑞士CEO。有一次这位CEO来东莞出差,住在高管宿舍。尽管宿舍此前重新装修过,但瑞士CEO仍然发现了水龙头上掉了两颗钉子留下的两个洞。他反复要求整修,直到最后重新安装新水龙头。他的理由是,在瑞士,任何一点瑕疵都不被接受。

这件事深深触动了刘仁。“高品质执着已成为瑞士的一种价值观。”刘仁说,这也让得利下定决心,不管未来体量多大,都要靠品质来赢得真正的尊重。

南方日报记者 吴欣宁

■现场交锋

如何在螺旋式上升中创新局

草根出身,代工起家,却一直没有放弃对品质与创新的追求,并最终实现制造和销售的全球布局。在得利钟表的身上,能看到很多佛山制造业企业发家的影子。而他们的不懈探索,也能为佛山制造带来新的启发。

传统制造业企业到底如何抵抗住时代的大浪淘沙?又如何在全球化大潮中站稳脚跟?日前,一批佛山企业家参与组成的2022年品质革命调研组走进东莞企业得利钟表,发起了一场关于传统制造创新、开放发展的对话。

谈突围▶▷

“做自己、练内功”

霍志华(广东永利坚铝业有限公司董事长):在市场走下坡路时,得利靠什么走出困境?

刘仁(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总经理):得利钟表40多年发展是螺旋式上升。我们在1992年开始零售(广州南方大厦),1996年在香港上市,2002年因为亚洲金融危机又把上市公司壳卖了。当时扩张太快,观念超前了10年,感到痛苦。但后来我们开始专注主业。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,我们坚持以创新研发驱动发展。

不管大自然还是企业,都不会一直往上走,总会有回落。在回落中找到新增长点十分重要。2009年我们找到的第一个增长点就是研发创新。当时很多企业关了,我们却直面问题找到客户需求。我们相信需求一定在那,只是企业要做好自己、练好内功,把经营效率、品质做到极致。做好这些,企业不可能没出路。

今年上半年我们业务增长25%,我们通过推进数字化提升效率和良品率,做好自己的事,保持创新。

周建新(佛山市承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):得利钟表贴牌和自主品牌比例如何?未来有什么发展规划?

刘仁:我们贴牌出口比较多,占总体业务的九成。这两年我们拥抱“双循环”,进一步拓展国内市场,同时计划进一步将制造布局到东南亚、欧洲、中东等地。

做一个品牌不容易。一些社交平台299元的手表也卖得很好,但这不是我们的方向,我们一直坚持做口碑、做标杆,打造民族和国际化的品牌。

未来希望能把自主品牌比重提升到20%甚至30%。90后、00后将是自主品牌重点消费人群,我们正在关注这个群体。年轻一代需要什么?我认为要在产品上发力。此外,消费者是要培育的。我们不仅要满足年轻人的喜好,还要让他有文化认同感。比如,将钟表和航天结合可能是一个好的触点。关键是如何将这种文化用他们的话语体系表达出来。

同时,我们还在打造一个钟表和珠宝的产数字化产业集群。如今手表已变成快时尚穿搭的设备,我们希望赋予这个产业集群快速反应的市场能力。

论品质▶▷

“要有拿得出手的产品”

龚武(中辰国际集团董事长):传统产业的产品在品质和品牌把控上有不小难度,我认为得利做得好。你们有什么坚守品质的举措?

刘仁:不管企业体量有多大,都要做口碑,要有拿得出手的产品。企业文化价值观非常重要。这体现在品质上,就是对每一个缺陷的重视,而且要把这个品控体系复制到供应商,甚至是供应商的供应商中去。

我们重视质量反馈,每个客户评价我都会去看,我会追究到底。我们卖的是口碑,就是这样积累一个个忠实粉丝。

李小伟(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品质部经理):今年5月开始,我们的客户施华洛世奇帮我们推行了一个零缺陷项目,将历时七个月。施华洛世奇请了外部顾问培训指导我们。刚开始提到零缺陷,员工们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:怎么可能不出问题?但经过培训,同事们的观念都改变了,这是种思维转变。大家开始带着目标去争取做到零缺陷。

未来我们还要进一步向供应商赋能。我们内部品质提升了,但意识到供应商并不同步。所以接下来我们也计划借助外部顾问等力量,培训自己的供应商。


更多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