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表网

你知道宝石花手表是什么牌子的吗

时间: 2022-12-03 12:25:44

宝石花,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款手表品牌。这款表当时在农村也算得上令人向往的奢侈品了。

少年时我家住农村,生活比较拮据,一家几口下地劳动每月收入不到10元钱,但父母却省吃俭用也要供我们姊妹几个上学。当时村里学校缺少教师,有的课没人教,孩子们的学习很受影响。父母就鼓励我三姐考教师,将来好培养村里的孩子们。三姐起早贪黑读书学习,1982年终于考上了教师,但按规定要先到县教师进修学校学习一年后才能任教。三姐学习很用功,总是天不明就到教室去读书。那时宿舍都没有表,宿舍离教室比较远,冬天的一个夜晚天下着大雪,她朦胧中看到外边天色发白,就赶忙往教室赶,可教室门还没有开,其实才凌晨三四点,她只得在雪地里等了两三个小时。

父母知道后很心疼,决定想办法也要给三姐买只手表。父亲就到集市上买了个黑猪娃,精心喂养,到年底这头猪长到了100多斤。一个星期天的早晨,父亲叫上我翻山越岭把这头猪赶到集市上,卖了118.6元。当父亲用长满老茧的手数着这笔“巨款”时,脸上洋溢着开心的微笑。父亲知道我喜欢读唐诗,就到新华书店给我买了本《唐诗三百首》,这让我如获至宝,天天诵读。

到家后父亲带着我和三姐,坐车到洛阳市百货大楼,花了105元,给三姐买了一只上海产17钻全钢防震的“宝石花”手表。这让三姐激动得不得了,这是城里有钱人家享受的物件,平日极其节俭的父亲居然作出这么重大的决定!父亲说:“戴上它好掌握时间,省得没明没夜去教室。”

1983年,三姐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,以优异成绩完成了学业,回到村里当上了一名教师。那年我上高三正备战高考。家距学校有三四里山路,我平时住校。晚上九点下自习,老师多次催促我们离校,可好多同学总是“赖”着不走,总想趁教室的电灯多学一会。磨蹭到十点多钟我们才回到宿舍继续挑灯夜战。宿舍是砖箍洞,常年潮湿,也没有床,我们在地上铺张塑料纸再垫些稻草打地铺睡。没有电灯,每个人枕头边的土墙上都挂着一盏煤油灯,可以看书学习。有好多次我学习到后半夜,第二天头晕脑胀,鼻孔出血,无法上课,只得请假。

父母多次劝我别因学习累垮身体,但我想着父母顶着三伏酷暑在田里劳作的样子,若不努力学习良心上就对不起父母。三姐对我说:“我的表你戴吧,晚上熬夜也有个准儿。”说完她从手腕上摘下了那只心爱的“宝石花”戴在我手上。我不愿戴,怕同学们说我显摆。三姐说,你只要下劲学习,用成绩证明咱不是显摆就行了。我记住了三姐的话,合理安排作息,既昼夜苦读,分秒必争,又张弛有度,劳逸结合。1984年高考我终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,毕业后顺利参加了工作。

作者珍藏的宝石花手表

时光荏苒,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,这只“宝石花”手表我一直珍藏身边。回眸过往,我要感谢父母,感谢三姐,感谢这只陪伴我朝暮苦读的“宝石花”。现在这只手表时针虽已停摆,可它却一直激励着我前行的脚步。因为它记载了那难忘的岁月中,父母的殷切关怀,和我们曾经奋斗的青春。


更多相关推荐